宣傳標牌有“文藝範” 路人卻表示看不懂

編輯:邢嘉 發佈時間:

標牌看得懂與美觀誰更重要?如果路人看不懂甚至被誤讀玩出“梗”來,那可就違背了初衷!

在道路兩側、居民小區、文化廣場等區域

倡導文明、凝心聚力的文明宣傳語隨處可見

但是有些標語太有“文藝範兒”了

小夥伴們鬱悶地發現——看不懂!

比如,大工山路與長江南路交叉路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標語,用了篆書、魏碑等多種不常見的字體,讓人無法輕易看懂內容。

因此,不少市民認為:宣傳標語首先要讓大家看懂,其次再追求藝術性。

(印刷體的“核心價值觀”難道不香嗎?)

在公共場合安排宣傳標語的目的就是

言簡意賅地傳達某種理念

比如,今年春節前後

蕪湖各縣區紛紛掛出標語

希望羣眾們留在蕪湖就業創業

你瞧,這些標語簡單、直白又有愛

“留住人才”宣傳效果

肯定也是棒棒滴!

其實,標牌看不懂還不算特別糟糕

更讓人無語的是標牌被誤讀

甚至玩出“梗”來——

比如“山東博物館”

A:心繫情婦那?

B:山東情婦館?

C:心繫情婦波?

“勤能補拙”被惡搞為“杜甫能動”

客人:“婦女之寶”寫的不錯!

老闆:這是“賓至如歸!"

A:杜-即-冷-面。

B:就在這家吃吧,夏天吃冷麪涼快。

西泠印社:我是海內外研究金石篆刻歷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響最廣的"天下第一名社"。從來沒賣過冷麪!

標牌上的字是藝術感重要

還是“看得懂”重要?

全國的銀行系統給出的答案是

“看得懂”更重要!

銀行系統的做法值得各行各業借鑑

你瞧,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多家銀行的標牌字體均為電腦打印字體。

“中國農業銀行”用的修飾後的印刷體宋體。

其實,在“看得懂”的前提下

書法藝術仍然可以大展拳腳。

比如,中國人民銀行、交通銀行、中國銀行的標牌

既是是書法作品,也能“看得懂”

中國人民銀行的標誌書法是由當時在中國人民銀行任金融研究員的馬文蔚先生書寫的。

中國銀行四字原為孫中山先生題寫,現中國銀行上海分行營業部(原中國銀行總行)大樓上的石刻行名仍為中山先生原題。

現在我們看到的“中國銀行”四字是著名書法家郭沫若先生重新題寫的。

交通銀行四字,為我國近代著名書法家鄭孝胥所書。業內人士認為:該字體可能源自“魏碑之王”《張猛龍碑》。

“招商銀行”是廣東省書法家協會主席秦咢生老先生題寫。

立宣傳標牌的單位部門,與其強調標牌字體的藝術性,不如在標牌內容的創意上多下功夫。

去年2月,《流浪地球》熱播的時候,全國很多城市的交警部門都在電子屏安排了《流浪地球》“同款”標語——“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蹭熱點讓標語更接地氣,更受歡迎!

所以,製作宣傳標牌(標語)看似是小事

其實,從創意到選擇字體都有講究

小夥伴們喜歡什麼樣的標牌呢?